农e金服,运营推广,入驻会员

李稻葵:现在监管已经跟不上金融发展的速度了

  凤凰网财经5月29日讯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,中国人民银行、新华通讯社、中国银保监会、中国证监会担任支持单位,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和西城区人民政府承办的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于5月28日至29日召开,凤凰网财经全程直播。

 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论坛上表示,当前金融监管部门到了新的历史阶段,必须跟得上这一轮金融的发展。“坦率地讲,金融的发展已经超过了监管的能力,监管本身就是一个行业,我认为现在金融监管的能力跟不上,落后于金融发展的速度。”
金融监管,金融创新,互联网金融

李稻葵:现在监管已经跟不上金融发展的速度了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李稻葵:尊敬的各位来宾,大家上午好!感谢金融街论坛让我们清华大学的同行们有机会相聚,我们虽然同在清华大学,一个在五道口,一个在校园里面,我们平常见面比一年一次金融街论坛可能还难,非常感谢。

  金融街论坛已经连续办了七届了,这是第七届,我回想了一下,过去七年,我应该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的金融街论坛,都参加了,在我的记忆里。今年的金融街论坛,的的确确,我深深地感到有一股新鲜的,迎面而来的春天的气息,为什么这么讲呢?的确,中国的金融界,包括金融监管界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的阶段,用现在常用的话,是新时代。为什么这么讲?我总结现在我们金融界的发展,包括金融监管界的发展,面临着两个重大的发展机遇,或者说挑战。

  首先,我们的实体经济经过了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十年的调整,他对金融的依赖程度,以及与金融融合的程度,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我们实体经济的发展更加依赖于金融和金融界各种各样的介入,怎么讲?举两个例子就很清楚了。像今天,如果我要办一个企业,跟十年、二十年前不一样,十年、二十年前大量新企业的创办是靠什么呢?是靠非正规的金融,亲戚朋友借个钱,或者是其他企业通过留利,没有分配的利润拿过来办一个新的企业。今天大量企业的创办是要靠金融界大规模资金的介入。比如说,我们看到现在几乎一夜之间在北京以及其他城市冒出来的共享单车,上百万辆,上千万辆的共享单车,可以说短期内他是供给过度了,但是这么多单车是怎么冒出来的呢?一定是有人掏钱,大量的投资者掏钱来投资的。当然这个背后是生产能力的最大的过剩,我们自行车生产能力,天津是全球自行车生产大市,光有生产能力过剩还不够,还需要有金融机构的介入,投资于共享单车的这些公司,我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拿自个儿的钱往里砸的。

  同样的电动汽车,中国现在是电动汽车全球领先的国家,深圳一年的电动汽车的新增量等于美国一年,去年的电动汽车,这么多电动汽车突然间冒出来,靠的是什么?金融,靠的是别人来掏钱。所以今天的经济发展对于金融的依赖程度远远超过20年前。宏观上讲,我做过一些统计数字,十年前,中国经济的固定资产投资中间,60%以上不是靠金融界,是靠企业的自留利来完成的,今天这个情况大不相同了。

  再举一个例子,这个例子也是非常重要的,大家可能司空见惯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今天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人口在空间上的重新布局,讲得通俗一点,新型城镇化,再讲得通俗一点,就是造城,这个字好像有点负面的意思,我想应该中性理解。很多的城市再发展,比如说特色小镇,一个城镇方圆20平方公里的地方,突然之间要造出一个新的产业,养小龙虾或者是文化旅游,这么一个新型城镇化的发展,五年之内就办成了,刚刚讲得非常清楚,为什么?有金融的帮助,五年之内有些企业家经过可行性研究,发现某个地方可以办一个特色产业,五年之内做出来,当然这个过程也充满着风险,不是说每一个特色小镇都能够成功,肯定有失败的例子,总体上讲,如果这些企业家认真调研的话,应该能够做成,五年之内就能够办到欧洲上百年的逐步发展出来的特色,我们五年之内或者是十年之内就能办成,靠的是什么?是金融,这跟开发银行的金融又不完全一样,靠的是民间企业家跟地方政府高度融合,高度合作,然后研究本地的发展潜力,然后把金融带进来,这个过程肯定有风险,这么短期之内要造特色小镇,肯定有风险,但是总体上讲,只要把握得对,他是有巨大的社会回报的,甚至于是商业回报的,这是第一个发展,我们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对于金融的依赖程度,比任何一个时期都高。

  第二个特点,我想是金融界整个行当发展的第二个挑战或者是特点,或者是一个背景,是什么呢?对外开放的程度,又是比之十年前上了一个台阶。将近五年前,2013年9月份,我们的国家主席在哈萨克斯坦提出“一带一路”的畅想,后来又在马来西亚提出这个畅想,不到五年,中国大量的企业已经走向了“一带一路”的沿线国家。当我们的企业“走出去”的时候,跟着是金融。比如说埃塞俄比亚,有大量中国的工业园区,有大量中国的新城造出来了,靠的是什么?靠的是金融,开发行在这里面做了很多的贡献。

  中国这一轮的对外开放,又是对金融的依赖程度,跟金融的融合程度,比任何一个时期都高。过去的开放是引进外资,过去的开放是去搞贸易,那个是别人带钱进来,今天不一样了,今天是我们带钱出去搞“一带一路”。再比如说4月11号,一个多月前,我们的国家主席在博鳌论坛上向全世界宣布,我们的金融业要大规模的开放,保险、银行业要进一步开放,这也是一个金融街发展新的契机。因为经过入世以来17年竞争的洗礼,中国金融机构的国际竞争力,坦率地讲,比十七八年前高了很多,已经到了一个完全可以开放,也应该开放的发展阶段。这一轮的开放跟金融业的开放是密不可分的,反过来说,金融业的开放是引领下一阶段经济开放浪潮的。

  这两个特点告诉我们什么呢?在我看来,下面我有论坛,还可以讨论,我抛砖引玉,我个人认为,金融行业,尤其是北京市金融街有两大发展机遇。第一,金融监管部门到了新的发展的历史阶段,必须跟得上这一轮金融的发展。坦率地讲,金融的发展我们已经超过了监管的能力,监管本身就是一个行业,我认为现在金融监管的能力跟不上,落后于金融发展的速度。

  举一个例子,大家都说中国经济要去杠杆,这个说法我个人认为原则上是对的,但是要仔细分析。中国现在的杠杆率,以GDP作分母,在260,顶多280,有点争议,但是争议不大,在260到280的金融杠杆率是高了还是低了呢?与美国、日本相比,比日本低多了,跟美国差不多,但是我们的国民储蓄率是美国的三倍,我们这么高的国民储蓄率,而且我们实体经济发展,刚刚我说了,如此依赖金融。杠杆率到了260、280这个水平,是高了吗?我个人认为本质上不算高,但是问题在于质量,我们有大量的不良资产,大概占GDP的7%,这是IMF的统计数字。我们的监管重点应该是化解这些不良资产,而不是简单的节食,现在的办法是什么呢?是减肥,是不吃饭,不许贷款,限制贷款,限制信托,限制理财,应该想方设法抓几个案例,用已有的金融拨备去化解不良资产,这是第一个,举这么一个例子,金融监管这个行当还应该发展,怎么发展,不仅依赖“一行两会”,更重要是发展一大批同业的、自律的协会,让他们在金融街能够落地,在金融街不断的研讨,让他们去跟监管部门去沟通,去配合,去告诉监管部门该怎么发展。

  第二个金融街的机遇是什么呢?金融科技。科技跟金融高度配合,有区块链的,有P2P的,大数据的,各种人工智能的分析方法,这是一个发展方向,在这方面,中国跟国外是同步的,甚至于是领先的,科技金融在中国的发展当中,很多国家都是领先的,我想跟美国基本上是同步的,甚至于还略有超前,这一点又是金融街发展的机遇了。北京是科技中心,国家定位也是政府服务的中心,监管跟科技一融合,就应该产生金融科技以及相关监管的产业。这也是第二个金融街发展的重大机遇。

  总之一句话,金融街论坛办了七年,今天这一届我看是关键的,转折的新的时期,等一会儿北京市的领导,“一行两会”的领导都要来做重要讲话,所以我个人认为,我们又到了一个新的发展的起点上,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抓住机遇,在下一轮的发展过程当中,能够发挥自己的才干,能够抓住机遇,更上一层楼,谢谢各位!

0
收藏
农e金服,运营推广,入驻会员